•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謝庭循《水光山色圖》

2019/11/24 07:50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單暉 瀏覽:2312

溫籍名畫影響了日本南畫——

 
謝庭循《暮歸圖》(左)《雪山行旅圖》(右),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孫孺

日本南畫是日本藝術重要分支之一,源于中國文人畫,在18世紀至19世紀初達到高峰,之后,也就在距今150年前的“明治維新”中,日本美術在引進歐洲歷史畫的過程中,吸收移植西方寫實主義手法,將畫面題材置換成日本歷史題材,完成了脫胎換骨的維新,形成了現代日本畫。在此過程中歷史上曾經受到中國南宗山水畫影響的日本南畫逐漸出現式微,亦可稱為落日西山,不見生機。為此,日本的一些美術家對日本畫的西洋崇拜所導致南畫衰弱這一現狀深表憂慮。為了重整南畫,畫家及美術史論家們嘗試了各種方式挽救南畫于水火之中。1917年在東京帝室博物館舉辦“大正書畫特別展”(南宗畫展),日本美術史家大村西崖參觀畫展后,撰文認為這些作品為“中國儒家文化創造的珍珠”,而且他扛起了“文人畫復興運動”的大旗,將此進行到底。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國學者羅振玉、王國維等去了東瀛,他們攜帶大量中國古代書畫并流入日本,日本南畫家們便有機會見到了不少宋元書畫真跡,于是中國研究、中國古代書畫研究便流行起來,推動了日本南畫的復興。

1941年,中國美術史研究專家原田尾山發表的溫籍明代宮廷畫家謝庭循《水光山色圖》作品及相關資料就是“南畫復興運動”的珍貴史料。

謝庭循(1377-1452),名德環,也單稱環,字庭循,號夢吟,晚年自號樂靜翁,永嘉縣鶴盛鶴垟(舊稱鶴陽)村人,生于明洪武丁巳(1377)農歷五月十三日。謝環是明代永樂至景泰年間地位顯赫的宮廷畫家,但國內美術專著對他的介紹卻寥若晨星,存世的作品更是鳳毛麟角,少而又少。據稱,目前發現存世的實物僅有七件,其中留存于國內大陸的三件。這三件分別是作于正統二年(1437)的《杏園雅集園》和幾乎創作于同時期的《壽樸堂圖》及晚年作品《云山小景圖》。此外還有均留存于國外和中國臺灣地區四幅山水畫,分別是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名人圖畫冊之七的《山水》和名人圖畫冊之八的《雪景》,兩圖雖均無落款,但鈐有庭循;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所藏的《香山九老圖》。此外還有一件就是流傳日本的《水光山色圖》。

我最早得知《水光山色圖》傳世日本的信息,得益于去年與溫州博物館原館長金柏東先生談及溫州歷代書畫家作品流失海外的情況,他特別關切和希望我在日本找到謝庭循《水光山色圖》的下落,我也一直銘記在心,認為這是一件溫州文化的事。

今年暑假,我在日本文化財研究機構翻閱有關資料時,在1941年9月出版的《興亞書報》中,發現謝庭循山水軸的信息。當圖書管理員雙手捧著顏色已經成咖啡色的雜志走到我面前,我是喜出望外,內心既興奮又緊張。憑我的專業知識,上世紀初機械造紙時,大量使用了化學原料,隨著時間推移,紙張呈酸性而變得非常硬脆,容易破碎,因而擔心影響《水光山色圖》照片的清晰度。當打開雜志,見到《水光山色圖》全幅照片時,我眼中一亮,雖然紙張泛黃,但比我想象得要好些,我逐一對照提拔和落款,這正是消失已久的名作,令我大為驚喜,如同他鄉遇故舊,分外親切。此幅謝庭循山水紙本水墨長110厘米,寬43厘米,上世紀三十年代由森安三郎收藏,如今下落未明。

查閱日本外務省檔案表明,森安三郎是一位資深外交官,1922年曾經出任日本駐青島第一任總領事。后據研讀過謝庭循《水光山色圖》真跡的日本美術名家原田尾山回憶,這幅山水構圖與五代山水畫家關仝相類似,坐突危峰,下瞰窮谷,卓爾峭拔,一筆而成。其竦擢之狀,突如涌出,而又峰嚴蒼翠。但仔細看細節部分有又發現有五代大家董源、巨然所畫的溫秀的江南山勢,北派所沒有的溫潤氣息。在峰巒疊嶂的山勢之中,多少能感覺到浙派沉著、古厚、溫潤之氣?傊@幅謝庭循山水攝取北派的丘壑,加入了和雅純粹的筆墨。這點正好印證了明代朱謀垔撰《畫史會要》所記載:謝環,字廷循,永嘉人,山水宗荊浩、關仝、米芾。

在藝術史上,謝庭循一直被認為是一位受皇帝恩寵的宮廷畫家,而目前傳世作品卻一件都不是職業性質的,相反,都是帶有業余性質的。在《水光山色圖》左上空白處特別留有一段題跋:“黃金臺外小瀛洲,幾度懷君獨倚樓。今日重逢吟對酒,水光山色兩悠悠。余友張公起韶暌違甫覺三載,今喜重會,持紙索畫,就題于上,以記別意云耳。景泰壬申正月人日永嘉謝庭循識”,印二。題跋上寫得很清楚,此畫是應友人張起韶索畫,對方是他宮廷以外的私人朋友。很顯然《水光山色圖》就是謝庭循在閑暇時間所畫,是一件非官方的繪畫作品。題跋落款時間為景泰三年(1452)正月初七,已知謝庭循卒于景泰三年十月廿五日,故此《水光山色圖》是謝庭循生命最后一年所作的繪畫。

原田尾山在《謝庭循山水名作鑒賞》文中表達了對南畫發展前途的憂慮,為了補救南畫,當時的南畫家們只是把吳派狹隘南畫觀作為根基,引入西洋的自然觀及其膚淺表象化的東西。如果對當時日本南畫膚淺的寫生態度和五代宋初諸家和謝庭循這種高度主觀之下形成的自然觀進行比較,之間差距是顯而易見。原田尾山在文中結尾處特別提到《山水水光圖》給上世紀30-40年代的日本南畫畫壇一個重大暗示。

自1982年江蘇淮安王鎮墓出土謝環《云山小景圖》之后,便吸引了中外大牌中國藝術史專家,如尹吉男《關于淮安王鎮出土書畫初步認識》,高居翰《浙派的寫意——關于淮安墓出土書畫的一些看法》等人文章相繼發表。上述各專家學者都把研究重點放在了“宮廷畫家”與“文人畫家”之間關系究竟如何?“宮廷畫家”為何會創作“文人畫”等問題上。正是因為上世紀80年代《云山小景圖》的發現,加速了學術界對謝環的生平、創作活動的研究。假設《山水水光圖》沒有流入日本,或者國內學界早點見到原田尾山發表的謝庭循《水光山色圖》文章和圖片,是否當今美術界對謝環的研究更加深入呢?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河池| 南京| 石河子| 宁波| 无锡| 晋城| 莱芜| 曲靖| 驻马店| 福建福州| 柳州| 德阳| 延安| 石狮| 金坛| 舟山| 包头| 白山| 沧州| 万宁| 台北| 泰州| 余姚| 邳州| 邹平| 黔南| 庆阳| 甘孜| 大丰| 象山| 宝鸡| 长垣| 泰兴| 晋城| 扬中| 锦州| 周口| 阜新| 铜陵| 鸡西| 保定| 锦州| 福建福州| 公主岭| 黔南| 博罗| 芜湖| 昌都| 大庆| 章丘| 株洲| 鹤岗| 保定| 瓦房店| 沛县| 丽水| 安徽合肥| 清远| 辽源| 神木| 洛阳| 铁岭| 迁安市| 东营| 海拉尔| 江西南昌| 桂林| 鄂尔多斯| 哈密| 大庆| 如东| 瓦房店| 山西太原| 崇左| 保定| 琼海| 株洲| 杞县| 柳州| 桐乡| 漳州| 山南| 攀枝花| 宝鸡| 泰兴| 韶关| 巴彦淖尔市| 建湖| 海拉尔| 孝感| 芜湖| 桂林| 伊春| 周口| 禹州| 张掖| 江苏苏州| 陕西西安| 枣阳| 邢台| 鹰潭| 东阳| 包头| 揭阳| 改则| 济宁| 大庆| 长垣| 赤峰| 眉山| 莒县| 舟山| 云浮| 玉林| 河池| 吉林长春| 丹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吐鲁番| 兴化| 咸阳| 山南| 保定| 安阳| 绥化| 普洱| 海拉尔| 建湖| 三沙| 浙江杭州| 海北| 顺德| 朝阳| 招远| 灌南| 河源| 永新| 惠州| 海东| 简阳| 内江| 茂名| 寿光| 宝应县| 保山| 东海| 保定| 乌海| 扬中| 新余| 漯河| 张北| 益阳| 吕梁| 池州| 晋城| 内江| 嘉善| 滁州| 温州| 宁波| 定州| 潍坊| 阿勒泰| 陕西西安| 海西| 莆田| 神农架| 甘肃兰州| 秦皇岛| 防城港| 河池| 天水| 定安| 漳州| 五指山| 安阳| 云南昆明| 乐清| 大同| 孝感| 晋城| 金华| 厦门| 武夷山| 河池| 石狮| 漯河| 仁寿| 神木| 镇江| 那曲| 榆林| 辽宁沈阳| 攀枝花| 乐平| 西藏拉萨| 宁德| 吉林| 常州| 嘉兴| 安顺| 公主岭| 泰州| 吴忠| 正定| 如东| 开封| 商洛| 岳阳| 邳州| 衢州| 龙口| 临猗| 南平| 泰州| 涿州| 乌兰察布| 那曲| 自贡| 黄南| 博罗| 基隆| 酒泉| 宁国| 岳阳| 扬州| 图木舒克| 陇南| 马鞍山| 通辽| 玉林| 海宁| 长葛| 济南| 嘉善| 惠州| 乐平| 桓台| 伊犁| 广元| 台南| 广州| 曹县| 阳泉| 海南海口| 锦州| 陵水| 宁波| 仁怀| 博尔塔拉| 吉林长春| 伊犁| 莆田| 诸城| 嘉善| 兴化| 偃师| 惠东| 桓台| 清远| 吉林| 三明| 周口| 锦州| 灌云| 天门| 伊犁| 南京| 怀化| 汉川| 禹州| 汉川| 平顶山| 张北| 济南| 昌都| 梧州| 阿拉尔| 荣成| 海门| 菏泽| 巢湖| 迁安市| 九江| 台南| 禹州| 和田| 扬州| 运城| 梅州| 青海西宁| 六盘水| 白城| 保山| 乌海| 莱州| 长葛| 衡水| 舟山|